Tuesday, August 26, 2014

不孝子

Some of my writings are better articulated in Mandarin, hence the article below will not have any English translation.  I apologies for it, please scroll to my other English entries for your reading reference.
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在台北,有一户很普通的人家,爸爸妈妈都是很普通的人,对 3 个孩子也有很普通的期待。

可是最小的儿子,3 年纪就学抽烟。到了六年级就成为小混混。

爸爸一直打他,骂他没出息,害家里蒙羞。还一直替这个不孝子到处道歉和买礼物送被他欺负的同学。到了中学,不说课业,简直就是黑社会大哥一个。

爸爸一直打他,叫他滚到外头死去。

可是这个可怜的爸爸每天坐在大厅等儿子回家,就是怕他不回家。

儿子回家了,爸爸一闻到儿子身上有烟味,就一拳挥过来。儿子就流鼻血了。

在外头给人家流鼻血,在家里就被爸爸给流鼻血。

“你把我打死算了!你这样叫爱我吗?!”
“你这个不孝子!还敢顶嘴!看我不打死你!!”

这样子过了很多年。

中学时期,学校有辅导组,特地帮助问题少年。这个儿子是他们的头号目标,因为训导主任对这个孩子已经束手无策了。

开头的时候,辅导组的人到撞球间找人,没把他押回家/学校,反而陪他玩撞球,任他抽烟。什么也没唠叨。

6 个月后,这个叛逆青年开始觉得他们没有恶意,就愿意和他们聊天。

辅导组的人就问他,“你有没有梦想?或许我们可以帮你呢?”

“我想玩乐器。”

他们就安排一个空置课室,改变为音乐室给他玩。他在里头发泄所有的精力,渐渐的远离撞球间的坏朋友。学校里的小跟班因为对音乐没兴趣,也渐渐离开他了。

但他还是很开心的玩乐器,自己摸索。

训导主任问他,为什么你会愿意听辅导组的?他说,和他们在一起,我感觉到被关怀,他们没有骂我、没有说我错、没有唠叨我。我在家里从来没有这个感觉,所以我就听他们的。

中学毕业后,因为成绩差,找不到工作。但他也无所谓,就开始找 Pub 驻唱的工作。第一个月的薪水是 4 百块台币。

在 pub 里驻唱几年,每天很快乐,因为赶很多场,收入越来越多。

第一次拿了 6000 块台币薪水,全部给了爸爸, 一家人一起吃海鲜大餐。

过后,台湾流行歌唱比赛,他在 pub 的朋友都叫他去参加。他不喜欢抛头露面,但被同僚念多了,就去了。

没想到,好几年的 pub 驻唱经验和平时研究唱歌拿捏的用功让他一夜在电视上成名。

现在, 他已经是好几亿台币、炙手可热的华人乐坛当红炸子鸡。

他的名字是,萧敬腾。